為什麼要走出來,成為更好的自己?

(Photo by Eunice Stahl on Unsplash)

寫部落格邁入第九年,「每月一篇文章」的頻率,只有 2015 年在上海工作身心俱疲的時候落掉一次,其餘時間無論內容再乾再廢再無病呻吟,我還是會努力擠出點什麼。投稿、業配、專文什麼的都是無心插柳,我寫東西只想記錄生活、抒發心情,從來都是為了自己。


最近我回頭讀自己七、八年前的文章,被以前那個細膩、善感、念舊的自己嚇了一跳。我記得以前的我因為不被肯定而沮喪,但我不記得自己是那麼沒有歸屬感。

我曾經寫出「若不是實際生活充滿垃圾,滿足不了想望,又何必將生活寄託在遙遠的他方?」這麼失落的句子(原文在此),當時如果沒有寫文章,不曉得有誰接得住我呢?班導教授將我的困境簡化為 “ Personal Issue”,企業 HR 將我的職涯疑惑視為軟弱的表現——我身邊的人,包含我自己,都忙到沒有時間陪伴我度過情緒,心裡的話只能交給諮商師。



「談到這裡,你感覺怎麼樣?」會談過程中,諮商師總是時不時這麼問。對呀,我感覺怎麼樣呢?為什麼這麼簡單、這麼切身的問題,我卻支支吾吾?一次我問了朋友同樣的問題,他說:「不知道,我好像從來沒有『自己』的概念。」

講求效率的現代社會,容不下「情緒」這種捉摸不定的存在,它是一種「負擔」需要被「解決」,而最快的解決方法就是使用暴力二分法,將情緒貼上「正面 / 負面」的標籤,正面的留下,負面的丟掉。好比回到小學教室,在黑板上計下「好寶寶 / 壞寶寶」點數,獎懲結果而非理解原因。

從小在父母老師社會的期待下壓抑情緒,導致現在難以描述、甚至察覺自己的感受,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習慣當個好寶寶,在生氣難過的時候急著替負面情緒下註解:「我輸了」、「我真沒用」、「我為什麼沒辦法像誰誰誰一樣輕鬆自在?」經過內化的外在準則是陰險的陷阱。


阿德勒說:所有的煩惱,都是人際關係的煩惱
(Photo by Daria Nepriakhina on Unsplash)

我們為什麼要走出陰霾,成為更好的自己?什麼才是「更好的」自己?現在的自己不好嗎?生氣難過的自己不好嗎?能不能就給自己五分鐘,好好感受情緒?寂寞就是寂寞,不是不自立,嫉妒就是嫉妒,不是小心眼,我不需要每分每秒都做「更好的大人」,這五分鐘我就是要全心全意關照心裡的寶寶。

我在諮商中回想起過去無比傷心的時刻,傷心到連續好幾個月止不住眼淚,無論我如何對自己說教都無法停止,那時我總感覺身體從右手心破開,整個人像一根破掉的水管,能量不斷流出。「原來悲傷的時候,身體會有反應呀?」空空的身體也不錯,覺得很輕,仔細觀察之後,情緒好像就沒有那麼恐怖了。


像個寶寶一樣哭吧哭吧哭吧!
(Photo by Marcos Paulo Prado on Unsplash)

每當諮商師問:「談到這裡,你感覺怎麼樣?」我就覺得輕鬆許多。在踏入診間,開口說話之前,諮商師根本不知道我是誰,背負著什麼的包袱,他只是根據我說的話提出疑問,他是來理解,不是來批判的。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下說出自己的感受,說的過程中透過重複審視來關照自己、感受情緒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諮商帶給我最大的練習是「不要把批判當成理解」,對自己對別人都一樣,容許自己有情緒反應,也不隨便給自以為善意的建議,比如:「走出來,成為更好的自己。」What happened happened,我們的經歷會跟著我們一輩子,以前或現在或未來的自己也沒有比較好或不好,就是「不一樣」而已,感受這個不一樣,不需要批判它。

坦然面對情緒吧:「我受傷了,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沒什麼好傷心的,但我不在乎,我就爛。」如果情緒像天氣,負面情緒就是下雨天,是生而為人正常發揮,好好流淚或大叫發脾氣,雨過天晴之後還活著,還有機會做不一樣的嘗試,這樣就夠了。
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