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依林 大舞曲家



蔡依林竟然登上本期 Bloomberg 中文版本封面!Bloomberg選材大膽,觀點獨到,每每令人佩服。一般週刊雜誌寫蔡依林,大概都在說她說地才、多麽努力才有今天,或者跟周杰倫在一起的時候多麽委屈,現在如何上演公主復仇記之類的。Bloomberg除了關注她的專業表現,也彰顯她對音樂的想法,作為一位習慣當八卦小報箭靶的女明星而言,應該感到相當欣慰吧。

這篇文章有點長,節錄一部份供大家欣賞。
(不過雖然說這篇是彭博的稿,用字四平八穩,沒有太多驚喜,中文版加油好嗎)




本文摘自:Bloomberg Businessweek 彭博商業週刊/中文版 │ 2015.2.2561



這可能是今年最好的一支音樂錄影帶(MV),」20141119日,美國《時代》雜誌專文推薦,「融合了Taylor Swift的《Shake It Off》、Ariana Grande的《Break Free》、Nicki Minaj的《Anaconda》、Iggy Azalea Charli XCX的《Fancy》風格,更放入全裸、有氧舞蹈等橋段。只要你看了,你就會問,她是誰?」

「這支MV豐富多元,超越過去的頂尖MV,隨著這支MV在北美地區播放,很快就會讓人認識這位歌手,」同樣20141124日,美國最大的舞曲推廣公會PRO MOTION同樣推崇。
(原文在此:TAIWANESE POP STAR JOLIN TSAI COMBINES EDM + ERNEST HEMINGWAY IN “PLAY” VIDEO)



超厲害的MV 《PLAY 我呸》


她是西方竄起的新秀嗎?錯。她剛出道時曾被評為十大爛歌手,今日《時代》雜誌卻譽為亞洲舞后,她是來自台灣的歌手蔡依林(英文名Jolin)。20141115日,進入歌壇15年的她,全權主導唱片製作,發行第13張國語專輯《呸》,斥資6000萬新台幣製作(約1500萬港元),10首歌全是主打歌。首波單曲《PLAY我呸》及MV,很快贏得國際掌聲。《呸》也是蔡依林連續第9張國語專輯,贏得台灣女歌手年度銷量總冠軍。

舞曲,向來是歐美日韓重要的音樂類型,但在華語樂壇裡卻非主流,蔡依林仍不斷深耕,繳出亮眼成績單。「每個歌手都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及特色,或許我在抒情歌沒有太多代表作,但舞曲就是我最擅長的,」蔡依林略施淡妝,穿著白色上衣,褐色微捲長髮垂在左肩上,緩緩說著,但語氣堅定,「華人一直很少舞曲,所以我想把西方最流行的舞曲,和華語歌壇接軌。」


PLAY我呸》,從詞、曲、編曲,全是華人創作,相當難得。DJ Mykal a.k.a.林哲儀表示,二三十年前很多跳舞類型的國語流行歌曲是翻唱自國外暢銷曲,而這次,「由Starr Chen(陳星翰)操刀的編曲,成功加入西方最新舞曲元素Twerk,就算是拿到夜店播放絕對夠格,與國外Twerk單曲相比也不遜色。」以往就是台灣少數會在夜店播放華語舞曲的DJ Mykal a.k.a.林哲儀,近來也有嘗試在他的DJ Set裡播放《PLAY我呸》,和其他國外舞曲搭配絲毫沒有衡突。


《I'm Not Yours》和安室合作。
有人覺得MV很怪,我是覺得還好,倒是有倖田來未的風格(?)


「革命,要在主流市場發生,才有大的效果。蔡依林以天后的高度嘗試揉和新的舞曲元素,相信有機會對普羅聽眾造成影響,」DJ Mykal a.k.a. 林哲儀進一步分析,「成熟的音樂體系,多元化是個關鍵指標,才能吸納各種人才,舞曲當然不能忽視。」

舞曲,早是歐美日韓重要的音樂類型。去年,美國Billboard排行榜每周冠軍單曲共有11首,6首都和舞曲有關。去年日本公信榜年度十大單曲,全是快節奏的舞曲。韓國偶像團體少女時代、Super Junior,日本歌手濱崎步、安室奈美惠都已舞曲見長。

只是,過去華語歌壇一直沒太重視舞曲。同樣去年,台灣Hit-Fm年度百大單曲,即使蔡依林《PLAY我呸》拿下冠軍,前10名華語歌曲,只有三首舞曲,其餘七首全是抒情歌。「在華人世界裡,舞曲給人的刻板印象就是靡靡之音,難入大雅之堂,」台灣樂評人Street Voice顧問小樹觀察,直到今日,主流華語歌曲還是以慢歌、抒情歌為主,許多唱歌比賽常慢歌總是容易獲奬。



上一張專輯的《迷幻》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~
詞是蘇打綠的青峰寫的!


蔡依林同時向華人及海外作曲者邀歌,然後比稿,從中選出最適合的曲。她一改過去唱片公司為了市場考量,以及節省成本,多是購買海外走紅歌曲的作法,從《看我72變》開始,她善用國際唱片公司的資源,直接向美國、歐洲、加拿大作曲原創者邀歌,至今經驗超過10年,已累積一定的海外資源。

以《大藝術家》單曲為例,經過最終比稿,選定北歐作品,這是一首原創歌曲,作曲者大部分來自挪威的音樂製作公司Dsign Music,例如Robin JessenAnne Judith WikRonny Svenden等人。Dsign Music是環球音樂旗下的工作室,合作的歌手包括:南韓少女時代、Super Junior、以及日本安室奈美惠、倖田來未。在最新《呸》專輯裡,《I’m Not Yours》、《Miss Trouble》兩首歌,她也首度嘗試和國外作曲者譜曲。


全球競爭的高標準下,華人原創舞曲脫穎而出,很不容易。去年7月,《PLAY我呸》的作曲倪子岡接到歌詞,看到每句的字都很多,而且字都不能砍,如果要把每個字都包含在內,必須要以饒舌方式演繹。他加了一點節奏、以及西方現在最流行的TrapTwerk元素進去,讓整首歌不致單調。他原本以為這樣的曲風,太過前衛,不會獲得蔡依林青睞。「我沒想到Jolin的接受度那麼大,」他回憶,製作團隊聽到地一個饒舌版本後,請他嘉義點旋律進去,那時候才真的有實際感受到,「自己竟然可以幫Jolin寫主打歌的興奮感。」

走進倪子岡的工作室,桌上擺著《呸》這張專輯,上面有蔡依林親筆寫給他的感謝文字,「非常高興認識你,一起為華語(舞曲)做點什麼,謝謝你,Love。」而倪子岡自己的目標也是,以後想和不常唱舞曲的歌手,讓他們唱舞曲,例如蕭敬騰、盧廣仲、韋禮安、徐佳瑩等人,一定會很有新鮮感。




聽聽看什麼是Twerk





聽聽看什麼是Trap





以下是我的小心得:

起初我對蔡依林沒什麼特別感覺,大概我太喜歡跳舞,不知不覺被動感的節奏挑動,漸漸地就被她的大膽與追求完美所吸引。有人說蔡依林是抄抄王我也覺得無仿,至少她的東西真的夠敢也真的夠質感。K-POP的風格,跟十幾年前的美國樂壇不也挺像的嗎?

文中也有提到蔡依林很在乎歌詞的深度。其實EDM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要讓人不顧一切地搖擺,但是歌詞如果從頭到尾都像瞎妹一樣Baby~I Love You~I Want You~Oh Yeah~,整叢就壞光光了。好的舞曲配上好的詞,整首歌的傳唱度將大大提升,從《看我72變》開始,就已經可以感受到蔡依林與整個團隊的用心囉。

不斷突破是對自己嚴格!讓我從無感到折服,蔡依林真的厲害(XD)5月22、23、24日台北小巨蛋演唱會,準備搶票囉,Who’s in?


好想學舞喔喔喔:

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