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的幸福,孫燕姿 克卜勒台北演唱會

Feb. 2014, 孫燕姿 克卜勒 世界巡迴演唱會


情人節,台北小巨蛋首場。
那天晚上燕姿說:

「這幾年我花了好多時間在他身上,
  沒事就一直盯著他、一直看一直看,因為他的眼神好像在說他很需要我。
  後來我才明白,其實是我需要他,我需要看見他安全、滿足,我才會開心。
  這是我最近學會的一種愛。」




當燕姿從屏幕中現身,站在地球中心,在滿天星斗圍繞之下,悠悠地唱起〈克卜勒〉,這一幕的溫暖與超然,提醒我們引頸期盼的燕姿回來了。我們好想念燕姿,也好喜歡無數次從燕姿的歌中重新振作、找回方向的自己。

本來以為只是來靜靜的聽燕姿唱歌,想不到舞台效果一樣驚人!!


孫燕姿的歌有一股神奇的力量,一種踏實。傷心的情歌不會痛得撕心裂肺,反而在眼淚風乾後,透出清澈的領悟;快樂的搖滾不會唱得叛逆放肆,意在慶祝朝心之所向邁開希望的步伐。

她的歌裡總提醒:最可貴的是自己、是堅定的心,無論再怎麼悲傷、再怎麼徬徨,都不要忘了反射在心底,那個毫無偽裝、最原始的自己。她的嗓音,特別是她的高音,我喜歡燕姿唱高音的共鳴方式,從她纖瘦的身體裡迸發強大的穿透力,總能紮紮實實唱進心裡,歌詞平實但字字充滿能量,我喜歡這樣的踏實。


每當遇上挫折,我腦中必然響起〈奔〉,充滿速度感的旋律讓人上癮。最討厭負面螺旋、討厭頹喪如一灘爛泥,我喜歡打起精神勇往直前,用120%的力氣向前狂奔。犯錯受傷有什麼關係?對錯歸零出發再了解!掙開自縛的繭,開啟狂奔的起跑線,才是真正的Move on





面臨徬徨的時候,輕輕哼唱〈天黑黑〉或高聲呼喊〈逃亡〉,都能令我安心,但最深植我心的絕對是〈我要的幸福〉。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國中的時候,那時還聽不懂,只記得背景流轉的琴聲;直到上了大學,開始面對選擇與未知,熟悉的琴聲再度響起,帶出誠摯的歌詞,這才明白矛盾、懷疑、恐懼,都是為了追尋理想生活的挑戰。

海明威說:「我們必須習慣,站在人生的交岔路口,卻沒有紅綠燈的事實。」
一次我前往香港探訪在異鄉工作的好友,將這首歌獻給她,如今我自己也真正走到了人生的分岔路,對於茫茫前途感到不知所措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隨機應變,同時祈求老天保佑。雖然我們都還不清楚怎樣的速度,符合這世界變化的腳步,但每一步都會更接近我們要的幸福。





新歌〈克卜勒〉,同時也是演唱會的主題──隱藏在眾多孤星之中,還是找得到你。孫燕姿用新的生命體悟,為這首歌下了註解,單憑光芒確認對方的存在,看似遙遠卻無比親密,呼應我近期最甜蜜的體會、最單純的浪漫。

我喜歡燕姿歌聲中踏實的正面能量,也喜歡以這樣的步調徐徐前進,相信未來我們都會更好。






留言

熱門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