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的建議,聽聽就好

 

電影史上最有名的 mentor:Master Yoda(圖片來源:imdb

如果小時候有 mentor 引導,不曉得現在的我會不會很不一樣?有時我會想像平行世界是否存在一個不平庸的自己。


根據各路矽谷專家,mentor 是一個「能在職場或生涯發展上給予建議,引導 mentee 前進的角色(Alpha Camp)」它可能「在當下階段能教會你很多東西」,也可能「協助自己打破過去經驗或行為(商周:游舒凡 Gipi)」在我的想像中,mentor 就像奇幻小說裡的賢者,邏輯清晰、視野寬廣、態度堅定而包容,為迷途的旅人指路。

當然啦,並非沒有長輩替我指點迷津,畢竟長輩吃飽沒事最愛給別人建議,只是我幾乎沒遇到適合當 mentor 的人,也真的沒收過什麼具建設性的好建議。促使我反思,提醒自己不要犯相同錯誤的負面教材倒是讓我印象深刻。


「我長大想當蝙蝠俠!」為什麼?因為他比超人有錢嗎?(圖片來源:unsplash


「宜選定一個職業發展」

比如小學寫作文「我的志向」。我是一個想很多的小孩,仔細思考驚覺自己對任何一個職業都不了解,說不出「我長大要成為XXX」這種過度承諾的話,所以我寫:「長大以後我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。」

作文批改發回,老師的紅字烙進我心裡:「宜選定一個職業發展。」這是什麼意思?小學的我連甚至不能打工,我該如何知道自己想不想當醫生、或總統、或太空人?為什麼老師要求我在沒有資訊的情況下就做判斷?老師你一定是喜歡模板作文吧!

從此我習得模板作文的技能,每次考試都靠作文拿分,稿紙上滿是象徵金句的紅色麻花。這麼會鬼扯的我,當然要唸一類組啊,可是導師跟我說:「你應該要選理組,工作機會和薪水都比較多。」

印象中當時我的導師是國文科或英文科,相信他是親身經歷文組就業困境,才會語重心長地建議我為未來做更好的打算。但是他沒想到的是:我的數學物理真的很爛!爛到國三就快看不懂了,唸二三類組豈不是找死?好險當時沒有選理組,否則可能從此陷入自我否定的漩渦,大概也考不上考好大學。


憂鬱症就是不知足!(圖片來源:聯合新聞網

「這些都是 personal issue」

上大學到工作前幾年,這段日子我過得很混亂,只知道自己唸了好學校但成績很爛,好像很容易找工作但面試不斷被刷掉。系上雖然積極舉辦職涯講座,學長姐的分享聽在零經驗菜雞耳裡如同外星語;院級有類似 mentorship 的計畫,由業界大佬手把手帶實習生,可是只有少數徵選上的學生能加入,不夠優秀的人如我不值得 mentor 的貼身指導。

除了職涯,當時我的人際關係也困難重重,看似交友廣闊卻沒人愛,能相信的朋友沒幾個。我在成為大人的路上方方面面都受到挑戰,每天都在懷疑自己的價值,頭上像罩著烏雲怎麼樣也撥不開,向朋友傾訴總是在原地打轉。那是我強烈地意識到:我需要 mentor!我需要更有歷練的人帶我走出風暴,就像 mentor 引導 mentee 前進。我鼓起勇氣預約人生第一次 office hour。

「這些都是 personal issue,你應該要專注於你的 career。」我將困惑、焦慮、憂傷全盤托出,換來教授面無表情的一句話。我就是無法找到內心的平靜才來找你的呀!請問教授,如果我一團混亂,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處著手,了解自己身而為人是什麼、要什麼,我又該如何思考我的 career?是不是教授特別優秀一帆風順,或者年長理工科男性習慣情感麻木,所以覺得我的問題微不足道?

career path 之 換句話說大挑戰(圖片來源:額... internet meme)


Opinions are like farts.

想起公司裡尸位素餐的老屁股譏笑我的工作困境,存在偏誤的職場倖存者輕視我的職涯選擇,善意性別歧視的男性朋友過度簡化我的感情困擾——成長過程中最這些不缺落井下石的長輩,他們雖然對著我說話,其實是講給自己聽的,藉由給予糟糕的建議來撫慰自己。建議終究是個人意見,反應他個人的經歷與價值觀,就像放屁一樣,每個人都會放,吃什麼放什麼,自己聞不覺得特別臭,還納悶聞到的人何必大驚小怪。

充滿智慧的 mentor 又在哪呢?尋找 mentor 就像尋找白馬王子,人人都嚮往,找到的沒幾個。找到的人固然會把經驗整理成教戰守則,終究是他的歷程,不是我的歷程,守則在他的歷程中或許很管用,在我的歷程裡可能只是屁。大部分的人應該和我一樣摸黑長大,從不同人身上抓住值得學習的特點,拼拼湊湊成現在的模樣,和理想的模樣 87%像。


The Big Lebowski,我沒看過這個電影,但很喜歡這句話

有 mentor 指導就會達到 100% 理想嗎?多數人忙著解答自己的疑惑,沒有心思同理別人也是合情合理,而徬徨的我要的不多,只需要善意的提示:如果當時小學老師能教我探索職業的方法,中學老師能鼓勵我克服弱點、告訴我即使失敗了也能轉組,大學教授能重視我的困境並轉介輔導老師,或許他們都會成為我人生中的 mentor。

青少年還在練習如何成為獨立的個體,把自己從父母長輩的糟糕建議中分離出來;長大的我時常提醒自己:沒事不要亂放屁,無論決定做什麼,只要能勇於嘗試、承擔選擇、接納缺憾、從錯誤中學習便足矣。

這是我的個人意見,聽聽就好。

留言

熱門文章